2019影业江湖:光线博纳爆赚当龙头,华谊被甩出一线梯队_电影

2019影业江湖:光线博纳爆赚当龙头,华谊被甩出一线梯队_电影
原标题:2019影业江湖:光线博纳爆赚当龙头,华谊被甩出一线梯队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等,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搜狐娱乐专稿 (哈麦/文)2019年对于电影行业的公司来说是分化的一年。光线因为独家主控的《哪吒》大赚,逆市盈利,公司市值升到了阶段新高。博纳影业、华夏电影、阿里影业等公司参与出品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几部爆款主旋律商业片,站在时代的风口大丰收。而华谊兄弟、乐视影业这些原本在行业内最风光的公司,已经深陷困境,或退出主流竞争舞台。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猫眼微影这些从互联网行业进化来的新秀,凭借各自的平台优势几年内在行业内站稳了脚跟,替补进入一线梯队。 (本文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光线晋升影视上市公司年度盈利王 整个2019年,电影行业的龙头公司就两家,光线和博纳。 光线因为独家主控爆款《哪吒》,实现了真正的名利双收。这部动画片成本1亿左右,总票房50亿,最终能给投资方带来约18亿票房分账。还不算其他无法预估的各种版权收入。加上参与出品了《疯狂的外星人》、《银河补习班》、《误杀》几部卖座片,光线2019年整体在电影投资上很赚。 票房反应在了财报和股价上。2019年前三季度,光线传媒净利润11亿,是所有主流影视公司里盈利最高的。也是从《哪吒》上映前后开始,光线的股价触底反弹,一路震荡向上,如今总市值已经涨到了370亿左右,超过中国电影,仅次于万达电影,位列第二。 博纳主旋律商业片迎来高光时刻 博纳因为抓住了祖国70大庆的历史机遇,迎来了其主旋律商业片的高光时刻,《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三连胜,三部电影的总票房就达到了77.31亿。 从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到林超贤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再到陈国辉的《烈火英雄》、刘伟强的《中国机长》,博纳今年的成功得益于它不同于其他公司的独特优势,就是一直以来和香港导演的密切合作,博纳可以说是香港导演北上最大的“桥头堡”。 每年,博纳都有稳定数量的港片上映,港片又有它一定量的稳定的观众群。2019年卖的不错的《叶问4》、《追龙2》,都是博纳主投参与的作品。 另外,还有自《后会无期》就开始合作起来的韩寒,之后又继续为博纳贡献了《乘风破浪》、《飞驰人生》两部卖座片。《飞驰人生》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拿下了17.26亿票房,列位年度国产片票房榜第六。 华夏电影接替中影献礼,异军突起 2019年是“主旋律”最大的爆发年,让博纳爆赚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背后同时有很多其他的受益方。比如有国企背景的华夏电影和从互联网行业进化来的阿里影业。 华夏电影在今年接替“老大哥”中国电影,承担了发起并组织拍摄献礼片的义务,《我和我的祖国》就是它主控的项目。同时,它也作为主要投资方参与出品了博纳主控的《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决胜时刻》。另外,它还参投了《使徒行者2》、《诛仙》等商业片。这也让这家以前主要以“发行”身份存在于行业内的资源型国企在今年实现了大爆发,出品电影总票房上榜年度第四。 同样分享献礼红利的还有上海电影,它主控出品了《攀登者》,票房近11亿。 一直以来都是主旋律电影主阵地的中国电影今年的献礼任务被华夏电影和上海电影接替,错失了《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也没有参与博纳的《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决胜时刻》,所以今年的票房总额相对显得不够亮眼,撑门面的有《流浪地球》、《新喜剧之王》、《最好的我们》,以及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误杀》、《小小的愿望》。 中国电影还有几部大片的不及预期,比如重金投资的《上海堡垒》(投资金额约3.6亿)、《龙牌之谜》(据传成本5000万美元)、《天火》,票房分别只有1.24亿、0.21亿、1.64亿。 阿里影业沾光主旋律,敏感度超群 主旋律的另一大受益方是阿里影业,它作为主要投资方参投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决胜时刻》、《解放·终局营救》,作为联合出品方参投了《攀登者》,包括了2019年所有的重点主旋律电影,敏感度无可匹敌。 阿里在博纳私有化时入股博纳,是博纳的大股东,今年的片单和博纳的重合度很高,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沾了博纳的光。除了主旋律商业片,博纳的《飞驰人生》、《追龙2》也都有阿里影业的参投。 阿里影业在2019年主控的项目只有《只有芸知道》、《小猪佩奇过大年》、《未来机器城》,但其参与出品电影的总票房达到了110.58亿,在所有公司里排第一。另外还以联合出品方参投了《流浪地球》、《少年的你》等爆款,联合出品的电影总票房累计达95.36亿。 对中国电影行业的参与不止阿里影业一家,阿里大文娱下,还有淘票票和优酷电影两大厂牌。这两家公司主控电影很少,主要在跟投。淘票票2019年跟投了《误杀》、《犯罪现场》、《宠爱》等电影,优酷电影跟投了《流浪地球》、《飞驰人生》、《少年的你》、《使徒行者2》、《小小的愿望》、《一吻定情》,但份额都很小。 猫眼微影参与电影总票房夺第一 互联网背景的电影公司里,除了今年强势的“阿里系”,还有另外两大实力稳定的玩家,就是腾讯影业和光线控股的猫眼微影。 腾讯影业也主要是利资金和用平台优势参投电影。不过,今年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电影票房表现整体不强,《大约在冬季》、《受益人》、《南方车站的聚会》、《我为你牺牲》、《上海堡垒》、《吹哨人》几部片的总票房才10.47亿。作为联合出片方参投的电影爆款多,比如《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飞驰人生》。 腾讯还有一个优势就是这几年参与投资了不少好莱坞大片,2019年有《大黄蜂》、《终结者:黑暗命运》、《黑衣人:全球追击》。 猫眼微影因为拥有国内最大的线上售票平台猫眼,在电影发行和投资上的参与度越来越强。2019年,猫眼微影参与了大多数的爆款电影,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有《飞驰人生》、《银河补习班》、《反贪风暴4》、《熊出没:原始时代》、《新喜剧之王》、《老师·好》等,累计总票房67.74亿。作为联合出品方参投的有《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扫毒2》、《攀登者》、《叶问4》等,累计总票房147.85亿。如果计出品和联合出品电影的总票房,猫眼微影是2019年的第一,这足以证明它强大的资源优势。 作为第一和第二大售票平台,猫眼和淘票票存在竞争关系。猫眼微影的控股股东是光线传媒,腾讯也是猫眼微影的大股东。腾讯和阿里同是光线传媒的大股东。就在今年光线传媒因《哪吒》风头正劲时,阿里宣布了对光线传媒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比例2%的减持计划,并且已经累计实施了1%的减持。这个动作透露出阿里、光线、腾讯间的微妙关系。 万达影视强势不再,高位滑落 除了光线、博纳,以及阿里、腾讯、猫眼微影三大有互联网基因的新秀,其他几大民营电影公司,尤其是前些年的领头羊和火爆玩家,比如万达电影、北京文化、华谊兄弟、乐视影业,今年的表现都不怎么抢眼,有些甚至是十分不如意。 万达影视前几年势头非常猛,总票房在传统电影公司里排在前三。但是2019年的表现大不如前。万达影视主投的三部电影《沉默的证人》、《人间·喜剧》、《过春天》票房分别只有1.81亿、6300万、995万。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的电影《误杀》、《熊出没:原始时代》、《老师·好》、《小小的愿望》、《受益人》、《南方车站的聚会》整体表现还不错,但没有大爆款。作为联合出品方倒是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飞驰人生》、《烈火英雄》等电影,但所占份额都不多。 北京文化作为一个从旅游行业转型而来的影视公司,过去几年因押中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而成名,在2019年也有一部爆款《流浪地球》,算是三连爆。但是其他主控的电影票房表现大都不及预期,《特警队》、《被光抓走的人》、《跳舞吧!大象》、《平原上的夏洛克》,以及参投的《妈阁是座城》、《你是凶手》,没有一部是赚大钱的。 华谊兄弟片量偏少,业绩巨亏 最惨的就是乐视影业和华谊兄弟。 乐视影业(后更名为乐创文娱)在被贾跃亭拖累,以及掌舵人张昭出走后,基本退出了主流竞争舞台。2019年乐创影业只有《熊出没:原始时代》一部电影,乐视影业只有《秦明·生死语者》一部电影,且票房只有0.3亿。乐视影业在出品《敢死队2》、《小时代》、《归来》的那几年,一度很风光,能排进民营电影公司前八,如今这个厂牌趋于消失。 华谊兄弟身陷债务危机还没有走出泥潭的迹象,片单相比其他公司显得少且没有竞争力。整个2019年,华谊上映的重量级电影只有《小小的愿望》和《只有芸知道》,且这两部电影华谊还都不是主控出品方。一部后期介入的《灰猴》票房只有388万。最大的项目《八佰》至今还没有上映的消息。 去年,华谊净亏损10.93亿。今年前三季度,华谊净亏损6.52亿。华谊的市值已经跌到了目前的130亿左右,曾经同为行业领头羊的光线的市值是它的约2.8倍。 明星名导当出品人分享票房红利 影视行业是高风险行业,也是风水轮流转速极快的一个行业,每年都有公司突起,有公司跌落。有公司亏钱,有公司赚钱。这个产业链中,唯一旱涝保收的,就是作为创作者的名导、明星们。而且这些年,他们也不再仅仅是以片酬的形式获得劳务,他们也以出品人的身份参与电影的投资,从中分享票房红利。 比如炙手可热的徐峥,拍一部《囧妈》,电影总成本2.17亿,徐峥个人获得导演费2700万、监制费1000万、编剧费1000万、演员费4000万,他的公司真乐道拿3000万制作费,合计1.17亿。徐峥的公司真乐道在2019年参与投资了《我和我的祖国》、《宠爱》,《宠爱》真乐道是主控出品方,《我和我的祖国》徐峥作为创作者入份额,这两部电影都不少赚。 再比如吴京。2019年他的公司登峰国际参与出品了《流浪地球》、《攀登者》、《银河补习班》三部他出演的电影,全是大丰收。 其他人像宁浩、韩寒、郭帆、周星驰、刘德华、古天乐等也都通过投资自己导演或主演的电影获得了酬劳外的超额收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